陈氏英才
陈氏英才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陈氏英才
东头村名绅武德将军陈贤芳
日期:2019/11/11 9:44:57  作者:  浏览量:

陈氏英才──三十五都东头村名绅-武德将军陈贤芳

──作者:玉竹

古南安卅五都,(注:南安了便于管分成45都,每都)辖现在官桥镇以上,南安卅五都历史上名一神一人。一神是出了一位都主神。又名都主公(注:是我陶朱公的音),都主神是春秋期的越上大夫-范蠡。(注:俗神)都主神建有寺祀奉,寺庙叫南山寺,位于官桥镇泗溪村青屿自然村南山边,寺庙伟壮观,都主公范蠡的塑像端坐在殿中,供四乡五里的香客虔膜拜。一人是名绅陈贤,他没有固定的崇敬,有塑像,但后人为有一肖像,由各村轮流保管和敬祀。都主公定在每年农历十月十二日生日盛典,而陈贤芳肖像定在每年农历正月初九日恭迎。其日其时,都是热闹非凡,万人空巷。

陈贤芳生于康熙壬戍年,卒于乾隆壬午年(1683-1763年),字德馨,族谱称谓,生于福建南安卅五都东头村第十六世期的代年间,兄弟六人,排行第二,属东头村五甲“土房”子。明经进,授“州司,例赠“武德将军”。后父子又任安“父子总镇,因为出身,后人为陈芳官,东头村大宗祠及五甲祠堂里均碑立匾,以志其,宗祠的尚遗当时纪念身的旗杆座,宗祠的门双侧镇狮,后,文物失至今下落不明。

据《东头牒》记载:“之志,挹其状,正直刚,凛然若不可犯,而窥其胸次,豁达大度,轻财好施,人咸爱敬之,弱冠即游粤通商,重译三十余载,推诚与,然诺不欺,商人颂其德”。陈贤芳自幼循矩,抱负远,人正直,不亢不卑,一身浩然正气,豁达大度,善好施,商界上信誉和商道德好,受到商界的赞颂

由此可见,陈贤芳自幼就是一抱有大志向的人,事业成功之后,能够大度,于助人,因此很受人尊敬。至今东头一句:“有福陈,无福居三班”,所谓”就是指古卅五都全部统统与陈,所谓“三班”是指只有三陈,分析当时陈贤芳是一位官商人家,他为了使卅五都的十份,全部靠拢东头,使十里都,抵御当时日本倭寇外来势力的入侵,加上他本质上就具有“轻财好施”的秀品质,所以他不惜花费财,其他姓氏里的苦人家置田建屋,娶亲嫁女,扶助孀弱,因此“人感敬之”,就渐渐卅五都十多里心目中的大善人,救世主,并给予很高的评价,称为天皇大帝进行纪念。据《谱牒》云:“督抚闻,嘉其才能,尝其器重,延以上宾礼,谓能使中夏佈于,公诚当代之人杰也”。其时福建的督得到这个善益公消息,嘉奖他的才能,并亲自以上见,称赞为当代的杰出人物。但据口头传说,因无福气,在广东做生意的三艘运载货钱财的大船遭遇强台而沉没,那么助工作无法继续下去,加上与本村“朝林房”之间发生森林、山界纠纷,对其他村的助工程就此停来,所以只能是“无福居三班”了,即只有“四、五、七”三个,但他先前给予卅五都的恩惠却是的事实,所以卅五都十多乡来记住他的施恩,就把陈贤芳作救世主尊敬,神化一尊“境神”──天皇奉祀。

陈贤芳又是一位“至孝笃亲”的孝子,据《谱志》:“,怜其绝,费银牵承以,恤其不足,捐资买田以,更笃友于效姜被,建德星楼,因以亭池,护以小屋,俾昆季爰得我所”,其婶氏因为没有后代,他费银为牵,又考虑经济难,并购置田园给婶,以作养活之本。他兄弟友爱,建德星楼(注:即现存的土,福建日南早,海峡导报均有楼)给其兄弟得有居所。因此陈贤芳在史上的应该要有辨史唯物主义观,是一位开明的官绅,又据《谱牒》:“公之德,令人久不諠”,意思是说,他的德泽普施,在令人久久不能忘记

陈贤东头村五甲人,么没有被东头村奉?却被卅五都其他里奉神?而且每年农历正月初九日这一天,其场面是相模的,男女老幼喜迎神像队伍浩浩荡荡,热闹非凡,乐队、各式阵头、旗、猪羊祭品……形成地老百姓的口头禅:“初九迎天公,各村轮陈芳”,可见恭迎陈贤芳神像的级别是相高的,相当讲究的,华侨、港澳台三胞都程回乡参加盛典,而且并不是什村想要迎就能迎到的,而是需要轮值,有的要十年至十多年才有机会轮到一次,更不要说眼目睹其肖像了,只有是乡里的主持人才有资,其他普通人是很难瞻仰其,此只能根据流东头村的法加以解和澄

东头村流二句:“有看者土,无看见者朝林的”,“有看见芳官,无看见的朝林山”,“朝林”是东头村五甲杏村房柱的名称,以上二句话的解是同一意思,是指东头村西部大山,其时朝林房为风的山界和山林权发纠纷,杏村房的朝林公,在当时也是富甲一方的人物,展到争财争气,最后对簿公堂,任南安令看到方均为财,有利可图,并得不可,暗暗窃喜,故意拖延判决,而双胜诉,各自向当贿赂,企图让官府自己说话,双展到用“支”(注:一种盛物的工具)装银子行贿县,土楼房一“支”,杏村房就两支”,土楼房增加到三“支”,杏村房增加到四“车支”,……结果案件迟迟给结,直到后来双方才发觉当,所以还是通过乡里“公”自己解:以,向东看得见属芳官房柱所有,向西看不着的属于朝林公房柱所有,因此才有上述流传的二句。可能通过这场官司,底看了房柱之的存在互相斗的尖性和复杂,陈贤芳才家离东头,往广、番禺、台等地,另行发,在当时的情,人为误,认为他离开东头村是背祖,加上前期资助卅五都其他姓氏善举,歪曲说他是“都”举动。其都”应该理解是合卅五都里都靠东头村的周围,结阵线,以免互相械斗、侵、攻成和谐邻里目的,因此至今对陈贤芳的定论,可以说是房柱斗牲品及人,是历史上的一起冤案,加上他家离东头,所留下在东头继续居住的人已是很少的一部人了,势单力薄了,根本无能为自己的祖先辨解和甄。村民其只要举头看一看大宗、祠堂里的《魁》《州司》《父子总镇》《武德将军》的匾额,只要提一提东头村大宗、祠堂三通门是凭什么条件和级别开创,就是最好的辨证了。

在土房在东头村的最具价值标志的是“东头”壹座,取名就是前文所云的“德星楼,模雄伟壮观,经过几百年的雨侵蚀,楼结构存在,但外部楼墙,经历地震、雷霹、台暴雨、大跃进年代,岿然不动,是官桥镇唯一的保护较为完整的防处,成为现东头村一处值究的古建筑物和特的线

德星楼始建于乾隆年间(约1733年间)据谱记载推算:“弱冠(18岁)即游粤,通商重译三十余载,……而满载归梓”出生在1683年,18岁到广东经达30余年,所以推算应该1733-1738年间所建,,据《南安县志》记载:“东头人均为陈,大姓也,其陈氏族人防御姓人,作了望之所而所筑之”。东头积1500平方米,其楼高15米,广深各为10米,墙厚1米,其质土、灰米拌糯米舂筑而成,其坚如石,防范之稳,子弹不能穿入。民版《南安志》:“东头古建筑址而,、杵、梁均木板,板厚六至七寸,楼顶为通天平台,楼层仅留60公分见方的,其孔专供架梯人以上下而用之,其楼壁分放十多小孔,四周小孔十二处,处处可供了望或架枪瞄,周围专为御而,其设计精密安全防御而居。”其时日本倭寇大肆侵犯福建沿海地区,为了抵御倭寇,故有设置枪眼。称为抗倭民族英雄完全符合。

在东头村族记载,土楼房后裔分支有很多由广往台各地,些在外的土房子孙现在枝叶茂,非常发达,但他们应该公的后裔(注:庆公是东头村的基始祖),时过迁,如果有机会,请你们亲,共叙谊,为的家昌盛共同,共襄发展大计,回乡看看乡亲们为你们的先的匾额,你们的血液凝聚着我们东头村人的勤质,也有着东头村人的虔真实情感。

作者此文用最翔实的史料“土房”的史冤案平反作为份辅证,也希望居住外地“土房”的后裔,看到此文后,抛弃前嫌,握手言,因们毕竟是兄弟,所以最后我用一句话来

“渡尽劫波兄弟在,相逢一笑泯恩仇”。